教育系统中国梦征文:教育梦 我的梦

  教育系统中国梦征文:教育梦 我的梦

  ——激活生命 快乐学习

  一个人的幸福就是对理想的追求和梦想的实现。作为一个老师,我的梦想在不断变化和升级,起初是梦想当一位好老师,后来身体出了问题就梦想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医疗费用太高了就想挣更多的钱,现在身体恢复了就梦想让自己的课堂教学进入“激活生命,快乐学习”的境界。

  自参加工作以来,当我看到自己的学生,就想起自己小时候上学的艰难,因此,工作起来倍加努力。此时,我的梦想是当一名好老师,一名能够转化差生的好老师。初来乍到,既担任班主任,又上语文、政治和体育课呢。初出茅庐,经验不足,曾给大学时教《教材教法》的陈秋菊老师写信求教,总算找到了一本《初中语文教学参考书》,向本校的老教师请教,利用空闲时间去听他们的课,也请他们听自己的课。有时候,钻研大纲,研究教材,搜集资料,刻印试卷,常常弄到深夜。一年后,教育教学成绩显著,在1989年的“教师节”,县委县政府授予我“优秀教师”称号。随后,镇党委任命我为该中学校长。

  1991年9月,我又派出参加地区委托云南师大组织的初级中学校长培训班学习。三个月的学习结束后,我调进城区一所乡镇中学任副校长,分管教学工作。一干就是三年,无论是自己教的班级还是学校的整体成绩都大幅度上升,中考成绩在全县名列前茅。当时我考取了华东师范大学本科函授,学习汉语言文学专业。随后,又被调入一所县直中学任副校长,同样分管教学。为了改变学校“脏、乱、差”的现象和教师“懒、慢、散”的工作作风,自己身先士卒,任初中两个毕业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课,学校教学管理井然有序,班级管理生机盎然,教学成绩明显好转,社会评价另眼相看。这样一来,沉重的工作担子让我瘦弱的身躯严重超负,身体出现了问题。

  这个时候,我的梦想是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1995年9月调入县直学校,1996年6月3日,住进了曲靖地区人民医院。6月28日,因学生很快要参加中考,不得不出院返校。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医院带回足够的药品,白天工作,晚上在家打吊针。1997年8月,在带病工作的前提下,坚持读完了函授。在此期间,工作、学习、治病三不误,也是为了学生,不得已而为之。1998年9月,省人事厅、省教育委员会授予我“优秀教师”称号。这就是付出的回报,这就是精神的安慰。结果呢?1998年10月24日,病情恶化,出现了明显的饮食和消化系统障碍,不得不又住进了成都军区云南省军分区第六十九医院。1999年3月12日,因口腔出血,恶心呕吐,腹泻腹胀,肠胃功能失调,全身发黄,最终又住进了昆明医学院附属医院——云大医院。两个周后,出现了肝腹水,每天的药费在3000元左右。直到1999年6月27日这天,我出院了,住院费就达一十二万八千九百一十六元一角六分。在此之前就花费了近十万的医疗费啊!这可是个不小的数字呀!按医保的规定,住院费自己得承担近百分之三十,也还有五六万没着落。再说,回家了,我到哪儿去住呢?

  这个时候,我的梦想是能挣到更多的钱。

  XX年3月,县委“三讲”教育工作小组到我们学校调研,校长把我住院的事作了汇报,引起了工作组各位领导的高度重视。后来,县财政局直接划拨了六万元专用经费作为我个人的住院费补助。

  XX年9月7日,《云南日报》正式公示了我破格晋升中学高级教师的消息,禁不住流下了辛酸的泪,既欣慰又心酸。

  XX年9月,调入县教研室专门从事中小学语文教学研究工作。历时四年,听课千余节,学习找到动力,思想得到洗涤,理念重建支撑,“激活生命,快乐学习”的梦想开始形成。

  我想,在继续追梦的过程中,只要始终做一个纯正无邪的老师,做一个充满激情的教师,做一个乐于反思的教师,做一个勤于研究的教师,做一个追求不止的教师,不断修改、完善自己的教学理念、教学设计、教学思路、教学方法,形成具有最适合本人教学实际的、最适合自己的教学对象的、最有效果的教学思想,也就是具有自我风格的教学思想,梦想一定能够成真!

关于本站|网站声明|联系我们|留言反馈

滇ICP备09012644号

© 2020 Ok3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