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 我的梦

  我的中国 我的梦

  以梦为马,仗剑走天涯,似乎成了我生命中挥之不去的一中情结。这些年,这种情结愈发深重,就如同上瘾或中毒一样,总想看看中国外的世界,天外的天。

  ——题记

  谈中国梦,那是时下国家领导人和名人的谈资;对于我来说,似乎有点过大了。但谈我的中国,我的梦,还是可以的。尤其对于我们这批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年轻人来说,我的中国依稀在脑海里印记,这和我们接受的传统教育有关。那时,我们谈我的中国,我的梦。

  一、我的中国,模糊又清晰

  我的中国,在传统的教育里,这是一个非常神圣的名词。我们会想起大公鸡一样的地图,想起天安门、长城、故宫这些标志性的东西,甚至会想起小时候课本上的一些图片。在我从小的记忆力,那便是我的中国。

  其实,小时候的中国,在我的眼里,非常小,小到家门口对面的阳乌岭山脉外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偶尔就坐在家门边的山坡上,发呆的想着,大山外头,可能有大海。那便是我对中国的整个认知。就家乡那巴掌大的地方。但夏天晚上的时候,在柴垛上看星星,想着更浩大的宇宙,但也朦胧知道,那不在我的中国之内。

  长大后,考到县城的中学读书,再后来去外市的湘西北上大学,其实我的中国,还是局限于湖南。大学时第一次去的广西桂林,那是第一次出省,对中国的概念稍微大了点。后来大学毕业后去广东工作,再后来到北京继续深造,工作还是求学,在不断行走中,对于中国的概念日趋扩大。10多年下来,除了大西北外,其他的地方或游览、或经过,由此我的中国在头脑中逐渐清晰起来。

  XX年底去英国参加作短暂的学术交流,在飞机飞行了10几个小时,到达异国他乡后,看着他国的文明。我的中国,忽然对于头脑中又模糊,同时又清晰起来。在国内,常会想,这中国,究竟是谁的中国?但我的在国外求学的朋友,尽管国外有很多好的东西,但根在中国,最重要,那便是我的中国。

  离开国土,或许才能体会什么是我的中国

  二、我的梦,仗剑走天涯

  我是一个爱好做梦的人,从小都是;所以到了30几岁的时候,也还经常做梦。以梦为马,仗剑走天涯,似乎成了我生命中挥之不去的一中情结。这些年,这种情结愈发深重,就如同上瘾或中毒一样,总想看看中国外的世界,天外的天。

  还记得16岁的时候,高中第一学期的作文本上,我写了一篇关于我的理想的作文,全文都是提到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所以我的价值观也是基本在这个时期形成的。但具体怎么去奋斗,我当时列举了我的梦想,包括成为经济学家、企业家、慈善家等16项家的奋斗,甚至还写着娶某某女孩为妻。在今天看来,这些所谓的梦想,即遥远,又显得幼稚。

  前不久堂兄说,我初中的时候,可写到梦想或理想是做一名人民教师。当时上初中,我是寄住在伯父家和堂兄一起上学。事实上,我记不得这处了。但是命运却让我最终还是走上了育人这样一条道路。虽然清贫,但也自得其乐。

  那日,我在q签上,提到 my dream is going around the world with a sword。有朋友觉得那也是她的夙愿。其实,这既是我的心愿,也不是我的心愿。我一面在不断地游走他方,一面又不断地在回归心灵。如果没有信仰,没有寄托,游览久了,会有一种空荡荡的不着边际的虚无;所以,有个心灵的归宿,在这个时候会显得特别的重要。

  关于我的心灵归宿:一是对于爱情的执着和坚守;二是对于知识真理的追求;三是在各种场合下贡献自己的力量,给予更多人以帮助。这和罗素的观点基本相似。在这三种之间,我寻找到了自我的所在。再加上前面的仗剑天涯。或许我的梦,就包含了这四个部分。

  以梦为马,仗剑天涯,成了挥之不去的情结

  三、改变世界、回归自我

  我来到这世界,就是为了改变这世界。这是已过苹果前总裁乔布斯的一句名言。随着《乔布斯传记》的和电视媒体的报道,也成了大众励志的话语。其实,虽然我有很多梦想,但是,对于改变世界,我并不怀有太多的梦想。只是想着,在我经历的路上,多结一点善缘,多行一份善事。如此则已。

  近些年,我更多的在改变自己。我一直满怀信心,要重塑一个自我。在不断的挫败中、失意中、成功中体会生活的种种酸甜苦辣咸。不断的梦想,不断的行走,不断的幻灭。有朋友说,我已经很成功了;我现在所拥有的正是她羡慕并为之努力的。我表示微笑。其实我一直在挣扎着前行,从外在到内心,只是不为人所真正感知罢了。

  前几日,我和老友尚文聊到改变世界和自己的话题,在改变自己这个话题上,他认为改变自己也很难。对于我这样一种性情的理想主义者,不啻于一声禅音入耳。原来改变自我也很困难。并不如我先前认识和一直坚持的,人必胜天。当听到改变自我也很难的时候,我若有所悟,并有几分释然了。

  我的中国,谁的中国?我的梦,我还有梦吗? 这些年,我一直在不断的反复问自己。但是,无论世事怎样的变迁,生活依然在继续。回归亲情、友情、爱情,回归内心,这才是人之为人的本分。

  中午的时候,去单位门口的鄞州公园行走了一圈。三月初春的太阳,懒懒地照在身上。

  昨天是停止的风,而风筝的梦想,是蓝天、白云……

关于本站|网站声明|联系我们|留言反馈

滇ICP备09012644号

© 2020 Ok3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