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 中国魂

  中国梦 中国魂

  (一)

  对于中国梦,不同人心里会有不同的构画。国富民强是美丽祈愿,经济发展是不懈追求,人民安康是美好希冀。在清末裂纹纵横的黄土地上衣衫褴褛的流民黑白分明的双眼里,我看到的梦是衣食无忧;在五四运动举起满街横幅走上街头为国请命的年轻学子坚定的眼神里,我看到梦的是爱国进步民主科学;在被日寇烧焦的国土上纵洒落的热血里爬起的双眼布满血丝的军人被炮灰污黑的面孔上,我看到的梦是国家的独立和民族自强——长江黄河哺育的中国人,终有一天能在世代居住的中原之土上自由的耕种和歌唱;在新中国巍然屹立熹微的晨光里劳动的工人洋溢激情和热忱的脸中,我看到的梦是对中国的希冀——摆脱落后和贫困,拥抱富足之明光……这些煌煌之梦在经历虎门狼烟甲午战火辛亥征伐五四呼号抗日烽燧以致建国后国际局势风起云涌改革大潮风生水起的今日,似乎已经不那么遥远:国家民族业已独立,经济发展如日蒸腾,商周时代便有先民写下的《诗经》中“民亦劳止,汔可小康”的小康之梦也已划入建设的蓝图并初具架构。国是有世界影响的大国,民为摆脱衣食温饱之忧并求更高水平生活的人民。如此,中国梦似乎清晰可及了。

  我闭上眼睛,在思想的山川河谷里无数次的遇到中国。我要去问询他的梦。他或站于山巅上,或立于水涯上,或是隐没在江风草泽里。衣带翻卷,背影高旷,我舍不得移开眼睛的观察他。等他回过头,我心中却蓦然升腾起无法言说的悲哀——那双眼睛,是如何空洞茫然——那是灵魂日益淡薄的迹象啊。

  灵魂,灵魂!是的,他有硬实力构筑的躯体,却在构筑自己梦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灵魂已经淡漠。他发现自己没有更多的精神给养的雨水,将要渴死的灵魂站在沙漠的中心举起双手却永远等不到雨滴落下啊。这几百年来,他遭受了太多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呵,他从雷电狰狞下的污泥浊淖中爬出来举起双手对天发誓要让自己强大,于是他在以后的日子里用几乎所有的精力修炼出一副像夸父那样强健的身体——天地之精,日月之光。但是,在某个明月照江的夜晚,他独自徘徊到水湄,俯视水中自己的面孔。他看到了自己空洞的眼睛。

  这时他才想起,他取回了躯体,却把自己千年的文化灵魂丢在那些个雷雨夜里了。

  有些时候,一个人放弃的越多他就越富有。但如果他放弃了灵魂,他会一无所有。

  (二)

  何为中国?

  在商周时期的史料典籍里,会发现“中国”早先是“中间之地”的地理范畴,即今日河南西部一带,古亦称中原。“中国”一词首先见于周武王时期青铜器“何尊”。其铭文云:“唯王初壅,宅于成周……唯武王既克大邑商,则廷告于天,曰:余其宅兹中国,自兹乂民。”意思是说成王初迁居于成周(洛阳为中心的地区)。武王克商后,在庙廷祭告于天说,我将居此中国,自此治理民政。《尚书?梓材》载:“皇天既付中国民,越厥疆土于先王。”言皇天付中国之疆土与民众于武王。后来,“中国”渐渐成为与“四夷”相对的概念。《诗?小雅?六月》序:“小雅尽废则四夷交侵,中国微矣。” 《左传》僖公二十五年:“德以柔中国,刑以威四夷。”中国之所以为尊,是因为它不同于“夷”。孔颖达说 “夏大也,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华夏一也”。(《春秋左传注疏》),礼仪服章代表的华夏文化才是中国之所以非蛮夷的明证。汇聚华夏文化之精粹的中原之地也日益得到国人文化心理上的认同,以至于影响到后来与中央汉王朝抗衡甚或入主中原的游牧民族。《辽史?张砺传》载:张“砺奏曰,今大辽始得中国,宜以中国人治之。”契丹族起源于西辽河,国土盛时据有如今东三省、内外蒙古等广大地域,只有当期疆域接近黄河流域,接近中原之地文化核心之时,才认为“得中国”……

  千载以来,在从国民心理认同而言,中国绝不仅仅是一方土地,更是土地上生存繁衍的人们创造的华夏文化。自此而下千载,文化的血脉在时间的沙河里始终殷红。文学、哲学、历史、宗教、美术、音乐……这些在中国之地浩荡的平原草泽山川湖泊中盛开的曼陀罗是如何迷醉了一代代孩童的双眼啊。那些高冠广袖的文人,那些挥斥方遒的政客,那些争战杀伐的将士,那些落笔烟霞的画者,那些巧夺天工的匠人,无一不在用生命浇灌了华夏的文化——那才是中国之魂呵,诗经的蒹葭苍苍楚辞的云中君湘夫人汉大赋的上林子虚乐府的饮马长城窟及至唐宋元明清诗词戏曲话本小说,老子庄子孟子孔子惠子程颐朱熹王阳明陆九渊王夫之,大同云冈石窟洛阳龙门石窟麦积山石窟敦煌莫高窟,人物画山水画花鸟画,金石玉漆木玻璃竹角雕,青铜器玉器瓷器以及丝竹管弦高山流水平沙落雁梅花三弄十面埋伏汉宫秋月胡笳十八拍。光华流转,矞矞皇皇,可耀千古。

  文化,国魂,中国所以为中国。

  中国既存,才可言梦。

  (三)

  中国文化自近代以来出现断层。

  鸦片战争后国门打开,在水晶纱纸中封存并历代传承的中国文化开始直面欧风美雨。中国之地上方数千年封闭的空气里开始出现新鲜的躁动气流,并逐渐圜转成西学东渐之风,中国文化开始经历数千年未有之大变革。维新时期康有为《孔子改制考》便已开始披着孔学的外衣宣传新政,及至新文化运动,民主科学渐成新潮,白话开始蔚为大观,孔家店被打倒,其间新的思想固然可贵,但是不可避免的使一些优秀传统文化被封存入土。 而后北伐抗日内战硝烟弥漫,文化屡遭战火蹂躏,但文脉犹存。上世纪文化大革命是文化的十年浩劫,那是数个雷雨夜中最为可怕的一晚,吸纳了世界上所有黑暗的夜被血色的闪电撕裂,纵横的雨狠厉地敲打着黄土,冤屈、毁灭和鲜血结成狰狞梦魇。而后终于雨霁天晴,拨乱反正后民主法治建设逐渐完善,但是文脉已然气息奄奄,改革开放后新潮的现代资本主义价值观打着文化多元的幌子开始涌入,拜金主义抬头,文化殖民已成为常态。在新时代迷醉于薯片可乐好莱坞大片说着火星文并在学校中年复一年诵读英文的80后90后00后们,欢呼着去追求前方新世界的地平线,却少有人回头看看西边天空中民族文化渐渐收敛的夕光。那大平原上的火烧云猎猎燃成悲壮,其下平沙千里,风中有历史空空荡荡的回响。

  (四)

  记得有次去听雪小禅在北大的讲座,主题是“那些戏,那些伶人,那些爱情”。雪小禅固执地在讲台上一遍遍讲着她的戏曲情结,穿着传统的黄蓝戏服和绣花鞋,忘我地一曲曲唱着戏。而后同学发言。一个瘦高个儿,眼神深沉的男生说,他挚爱昆曲,有次他花钱请同寝室两个同学和自己一同去听百讲的《牡丹亭》。在杜丽娘唱到《离魂》一折时,他眼含热泪,看向身侧两位同学,发现同学早已经在观众席的昏暗中睡着了。只有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和自己一样内心情感翻涌不能自持,眼里有泪光。

  于是他问道,今日白发人能看到昆曲,而当我们白发的时候,我们是否还有昆曲可看?

  教室里一片静默。

  良久,雪小禅轻轻说,那要看在座的诸位。

  掷地有声。

  (五)

  而今,我们谈到中国梦。

  在我眼里,中国梦,是文化复兴之梦,是文化的血脉在每一个中国人身上流淌。由此,我们是炎黄子孙,我们是中华民族。我们是牢固地将自己植根于民族文化的土壤之中以求同样的伸向天空,在阳光里结出果实的先民的后人。无论我们是站在姑苏寒山寺徽州西递村还是秦淮灯影富春柔波里,还是站在长安马嵬坡黄河风陵渡乾陵黄土塬下边关烽火台上,亦或是站在异国他乡隔着太平洋的水声浩荡隔着亚欧大陆草原无边际的广袤与苍凉,只要我们能够在回想自己民族的文化时眼含热泪,便是心有所归的无量幸福。

  文化中国梦,构筑的便是中国之魂。是上下五千年泱泱大国之魂,纵有千古,横有八荒,每一代肉体生命湮灭之后,精神之灯火依旧传承不息。它更是每个人丰富而高贵的灵魂,在每个人心里结成向善向美之梦。它让每一寸土地都变得美丽,让每一颗人心都变得高尚。

  中国梦,中国魂。

关于本站|网站声明|联系我们|留言反馈

滇ICP备09012644号

© 2020 Ok3w.Net